疫期上网课 这位村庄教师每天步行三十里收送作业
15公里长的村庄小路上,58岁的王金良背着约10斤重的书包,步行去35名学生家中收发、教导作业。一天2趟,每趟2小时,途经8个自然村,风雨无阻。  王金良是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宋畈中心小学东鲁完全小学的一名语文教师,从教37年来一直坚守在村庄教育一线。疫情影响下,为了不让班上的学生落下功课,他白天和孩子们一同上网课,下午3点出门收取孩子们完结的作业,修改后,第二天一早再去送作业。这样的日子已继续了近50天。  35个学生,15公里路  王金良住在常山县辉埠镇双溪口村。早晨六点半,他便背上一只赤色双肩包,穿好运动鞋出门。沉甸甸的双肩包里装着的,是前一天晚上修改好的35名学生的作业本。  因疫情影响,本年2月份,浙江启动了线上教育。起先,王金良也尝试过在线批作业,但作用并不抱负。“这些孩子大部分是留守儿童,他们有的爸爸妈妈早早就出门打工,把孩子留给白叟抚育,35个学生中,上交作业的不到对折。”王金良说,加上年纪问题,自己对着手机修改,对视力是个很大的应战。  为了催促学生及时认真完结作业,并把握他们当天的学习状况,自2月28日以来,王金良采用了最“费事”的方法去收发学生的每日作业——走路上门。“这个方法尽管蠢笨,但却最有用。”王金良说。  收发作业有固定的道路。35名学生散布在4个行政村、8个自然村,一圈走下来,超越15公里。  “不会开轿车,我会骑电瓶车,但几十年了我习惯了走路。校园离家10里路,我平常上下班都是走路的。”王教师说,经过这样的方法去学生家收发作业本,还能为学生建立锻炼身体的好榜样。  送完作业,回到家吃过早饭后,还不到早上9点。王金良翻开手机,和孩子们同步观看“空中课堂”,教科书上写满了批注。上完课,安置好作业,他也要自己做一遍。“了解每道题,才干更好地给学生修改作业。”  下午3点多钟,王金良背上双肩包再度前往学生家,这次他是要去收取学生们完结好的作业。相同的道路,相同耗时2个小时,王金良没有一点点的厌恶和疲乏。有时发现学生遇到学习困难,他总会停下脚步,自动对学生进行教导。  “教师能坚持,你怎样不能”  每个学期王金良都会上门家访,学生住在哪个村的哪条巷,王金良“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不少家长,仍是他曩昔教过的学生。  “王教师比咱们做爸爸妈妈的还尽职,每次看他给孩子耐性讲作业,我心里都很感动,山村的孩子离不开他。”提起王金良,学生王梦妮的爸爸拍案叫绝。自从王金良上门收发作业今后,还有的家长这样催促孩子写作业:“你看王教师又来送作业了,教师都能每天坚持,你怎样不能坚持……”  受王金良影响,女儿王巍现在在常山县城的一所幼儿园当幼师。王巍记住,一次下大雨,依照平常父亲应该收完作业回到家了,那天却迟迟不见身影。“后来咱们才知道,他为了不让学生的作业本被淋湿,躲在路旁边一处凉亭里,怀里护着的作业本完好无缺,全身却被雨水打湿了。”  王金良的语文课本上标记住鳞次栉比。他最喜欢《丰碑》这篇课文,课上常常给学生读到“雪很快地覆盖了军需处长的身体,他成了一座晶亮的丰碑”,自己常常动情落泪。  “1983年参加工作以来,我当了28年班主任。最开端教学的时分,一个月拿26块钱薪酬,现在生活上过得去。我在本地村庄长大,就想为这儿的孩子做点事情。”王金良说,自己是教师,更是一名党员,要对得起每一个学生。  守在村庄教育一线,站好最终一班岗  东鲁完全小学就挨在小山边,校园的小操场至今仍是砂石路跑道。校园一共有151名学生,11位教师,每个年级只要一个班。  4月21日,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开学返校。王金良教的是六年级毕业班。在他看来,根底阶段的教育除了让孩子们学到必定的常识,更重要的是让他们学会做人,培育各方面的良好习惯。“六年级是小学的最终一站,学生就要升入中学,打好根底很重要。”  几年来,连续有不少学生考入县要点初中,走出山区。从教37年,王金良坚守在村庄教育一线,见证了村里的改动:完小的学生在削减,更多家庭有才能把孩子送到县城读书,承受更好的教育。  王金良曾获常山县教育系统“最美教师”“德育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2019年还评上了全国优秀教师。坐在对面办公桌的数学教师程光洪是王金良的“老搭档”,描述他为“老黄牛”:“他一直对学生认真负责,诚心、真情对待孩子。”  王金良的业绩被媒体报道后,网友们纷繁为其点赞:“没有言语能表达现在的心境,只期望教师退休后安全健康,天保九如”“教师的背上都是农村孩子的期望”……  “读书能改动他们的命运。”王金良说,“还有两年多我就要退休了,我会站好最终一班岗,为这些等待走出大山的孩子守好教育的第一站。” (记者许舜达、郑梦雨)新华社杭州4月19日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